您的位置:首页>>情色小说>>【人妻】在太太出国留学的日子里

【人妻】在太太出国留学的日子里




一 序曲

我刚结婚约两年多,还没有小孩。自从读外语系的太太,在工作上受到一些 挫折后,便兴起出国留学的念头。经半年多的准备,终于考完了试,经过申请, 取得了美国某州州立大学的入学通知。但是,我的家庭生活,开始有一些改变, 首先,我们原本租的一整层公寓,已没有需要,在太太出国约半个月后,便与房 东提前解约,房东是个好人,压金全数退还,亦没有找麻烦,我则另外租一间套 房。在这炎热的八月,我搬进了我的新家。

这是由公寓改建成的多间套房,一共有三个房间,有一个共用的小客厅及厨 房,小客厅内有一套沙发。至于浴室,是将原本的浴室扩建后,再用轻隔间隔成 的三小间,分别对三个房间开门,共用一个顶灯,隔板下方尚有约15公分的空 隙。我是第一个进住的房客,所以,我挑选了其中最大且最好的一间,于两间套 房的中央,是唯一有阳台的,浴室最大,另外两间仅有淋浴设备,我的尚有一个 坐式的按摩浴缸,据房东说是上一个屋主留下的。当然,房租较其他两间贵些。

刚搬进新家,经三天整理,一切就绪,整层仅有我一个人,过的十分逍遥, 但感觉有些孤单。但这样的生活没有维持太久。才一个多礼拜,在一个下著大雷 雨周休的周末下午,甜美的午休被十分吵杂的声音惊醒,我看见房东来开门,带 著一位小姐,也就是我的楼友,还有几位搬家公司的工人。我急忙穿好衣服出来 招乎。东西不多,所以不到两个小时,大家就都离去了,只剩下我的新邻居。

这位小姐长的十分漂亮,没有化妆,仅抹了一些口红,身材非常好,胖瘦适 中,腰很高腿十分修长,穿著一件宽松的黑色ㄒ恤及牛仔马裤,身高约165公 分。但因大雨之故,全身都湿了。看她很冷的样子,我端了一杯刚煮的热咖啡给 她,建议她先洗个澡将湿衣服换下,然后再整理,并告诉她我今天没,有需要帮 助的地方尽量找我。照过面之后,我便回到房间里稍微整理一下,不久便听到浴 室里哗的水声。

约半小时后,忽然听到敲门声「可以帮忙一下吗?」。我急忙开门。顿时被 眼前的景像吓了一跳,吸一口气把自己平静下来,但我的动作举止十分平常,没 有特别的地方。她此时穿著一套性感的白色睡衣,下身是件短衬裤,外加一件罩 衫,材质应是仿丝质的聚酯纤维,稍稍有些透明。

「抱歉!服装不整,因所有的衣服都湿了,只有一些收在底下的睡衣幸免于 难。」

「没有关系」我微笑回答。

我开始帮她搬一些较重的家具,并调整一些摆设。因要搬东西,她把罩衫脱 去,留下细肩带背心上衣,及稍微宽松的短衬裤,从背心袖口看去,发现她没有 穿内衣。流了一些汗水,她的衣服变的有些透明并且黏在身上。我发现她连底裤 都没穿。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些,边整理,我们边聊天。过程中有时与她的 距离很近,只有几公分,可以闻到她汗水里那一股淡淡的乳香,有时候会不经意 的碰到对方身体,但我到目前为止一直十分镇定。

我才知她本姓施,先生姓陈,我就称她「小静」。比我小三岁,结婚两年, 没有小孩,先生比她大七岁。因先生服务的公司在中美洲设厂,并将台湾的工厂 结束,员工大都资遣了,少数核心的干部就都去中美洲报到,她先生亦到中美洲 去了,她是个国中老师,因在台湾的工作不忍放下,留在台湾。原本住的房子租 出去了,自己则搬到这个小套房来。我亦简单自我介绍,并告诉她,你可称我为 「小诚」。

二禁忌的进行曲

因为天气太热了,我在协助她搬东西,没有太久,我的衣服便因汗水而湿透 了,牛仔裤因汗水而让人十分不适,便回房冲凉并换上一条短的网球裤,外加一 件t恤。但不久,我刚换的t恤又湿透了。忙了数小时,感觉又饿又累,一看时 钟,已经是晚上七点,简单的在厨房里煮两碗面,解决了晚餐。想休息一下,但 客厅及她的房间里都满了她尚未整理好的东西,连好好坐下休息的地方都没有。

「到我房里休息吧!」我建议道。

「太麻烦你了,不过说实话,我真的很累需休息一下。」她满脸倦容的说。

「太客气了。我的房里还有冷气,这里时在太热了。喔,对了,我有洗衣机 及乾衣机,并且我的阳台可以晒衣服。」我答道,因我忽然想想起她的衣物都湿 了,一定需要清洗。

「那实在太谢谢你了,你先回房休息,我稍后就来。」她微笑著说。

回到房里,打开冷气,先脱去这一身被汗水浸湿的衣物,到浴室去洗个澡, 一进浴室,方发现她也在浴室中,而她淋浴的位置,就在我们两间浴室隔间的旁 边,透过隔间下方的空隙,有时可以看见她美美的。

回到我的房中,这回我仅穿著内裤及一条很短的运动短裤。可能因为很久没 有运动,一下午的整理及搬家具,已使我感觉全身酸痛,十分疲倦。拉上窗帘, 靠在床上,想休息一下,此时就听到敲门声,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就看见她推门 进来,手中拿了两大篮衣物。

「衣服都被淋湿了,须要借用你的洗衣机。嗯,你房里的冷气真舒服。」小 静说。

「别客气,洗衣机在阳台上,你自己去用。」我边说边站起来,打开阳台的 灯,带她到阳台上去,顺便收我的衣服。

此时,她已换另一套白色睡衣,亦穿著罩衫,均是仿丝聚酯纤维质料,不知 内衣的型式,因完全被罩衫遮住,但露出她美丽修长的双腿,非常匀称,线条优 美,没有一点赘肉,又不会太瘦,似乎常有运动,可以看出大腿上优美的肌肉线 条,皮肤很细,没有任何疤痕,真是完美无瑕。我回到房里静静地透过阳台的落 地窗欣赏著。

一会儿,她将所带来的衣物均放入了洗衣机后,便进入我的房内,在落地窗 边沙发上坐下。「搬家真麻烦,再加上这场大雨,真是挑错日子。」她叹了一口 气,抱怨道。「不过我是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人面前,穿的如此随便,你应该不 会介意吧!」她边说边四面看看我房内的摆设。

我房内的布置十分简单,仅有一张双人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柜,门边有一 个冰箱,外加上一张书桌及一张大型电脑桌兼工作桌,几张椅子,此外还有三堆 堆到天花板高度的塑胶组合式抽屉柜,墙壁粉刷成淡雅的玫瑰白,落地窗边放了 一张沙发及一个小茶几。

她把身体往后靠,摆一个较舒适的姿势,然后伸个懒腰说:「好累啊!全身 快散掉了。小诚阿,真谢谢你,假如今天没遇到你,还真不知对那些笨重的家具 该怎么办。」她讲完了话,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我身上,眼中露出顽皮的眼神。

我的相貌还不算太差,斯文的面容加上高挺的鼻子。现在仅穿著短裤,露出 一身结实的肌肉。被以这种眼神注视著,让我感觉十分不自然。「我的浴室有按 摩浴缸,看你这么累,不妨进去泡一泡,应该可以帮你恢复疲劳。」为了打破这 种窘境,我急忙找个话题,并站起来像浴室走去。

「我帮你放热水,你稍候一下。」我边走边说。

进了浴室,将门轻轻掩上,打开浴缸的水龙头,看见水流进浴缸中,舒一口 气,但此时脑海里又浮出刚才那些春色无边的景像,思绪波涛汹涌。心里正盘算 下一步棋该如何走,此时身旁浴室的门忽然传来敲门声。

「小诚!」传来一声很轻的声音。

「小静,怎么啦?」我边答边转向门口。

此时门忽然被推开,小静闯进来,与我正面撞个满怀,地上磁砖湿滑,小静 不留神,脚一滑身体向前冲,倒向我的身上,反射性的,我拉住她,她也很用力 的抓住我。我看她的脸羞得绯红,此时,忽然有吻她的冲动,但我还是忍住了。 第一次触摸到她的身体,感觉十分柔软且有弹性。不知是否因为发生的太突然, 愣住了,有好一会儿我们都没有动,从她薄薄的睡衣下,可以感觉到她火热的体 温。

「哗哗!」忽然传来浴缸满水溢出的声音,好像一把刀划开了凝结的时空。 「水满了,去泡澡吧!」我用低沉的声音轻轻的说。

「嗯,好。」她很乖顺的点头。

教一下她按摩浴缸的用法,轻轻地掩上门然后回到我的书桌前,想看看书, 但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打开冰箱取两粒冰块放入杯中,然后倒一杯冰可乐。自 从太太出国之后,我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接触异姓,这位美丽邻居给我的冲击十分 强大。不过,我想,也许她也与我差不多吧!

冰冷的饮料似乎使我清醒些,想起刚收回的衣服尚未整理。先抽一件t恤套 上,然后将那一堆衣服折一下放进衣柜中。乎然听到一声开门的声音,我向浴室 方向望去,只见小静将门打开一条缝,将身体藏在门后,只探出头来。

「我没有带毛巾!」小静红著脸小声的说。

「稍后一下,我拿一条乾净毛巾给你。」说完,我便从抽屉里取一条乾净毛 巾递给她。

不久,她从浴室里出来,「嗯,舒服多了,真谢谢你。」她一边将湿毛巾还 给我,一边甜蜜地笑著说,然后,回到阳台上晾晒她洗净的衣物。

之后,我关掉冷气,我们一同回到她凌乱的房间。先把我的除湿机搬来,然 后帮她找出除湿机,因她的床垫及其他寝室都被雨淋湿了。我希望这些能有些帮 助。我们一边整理,一边聊天,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虽然今天刚认识,但似 乎谈的十分投契,我们彼此欣赏,无所不谈,似乎好像认识多年知己朋友,两个 多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

因刚从冷气房中出来,再加上房间内很潮湿,在遇到九月份的高温,再加上 除湿机排出的热气,不一会儿,我们都汗流浃背,感觉死似乎连电扇吹出的风都 是热的,让人非常受不了。此时我们早已满身大汗,我问她是否介意我脱去t恤 上衣,她说没有关系,于是我便脱去湿透且贴在身上的上衣,只剩下一条短裤。 她的状况比我更糟,因她穿著长袖厚罩衫,又是聚酯纤维的材质,不吸汗,早就 难过无比,我脱去上没过多久,她就受不了了。

「你介意我脱去外衣吗?我已经热的受不了。」她说。

「只有我们两人,没有外人,应该还好,真是快把人热疯了。」我边整理东 西边回答。

见她思考了几秒,转过身背对我,然后将罩衫脱下。我才知道她里面只穿一 件连身式细肩带背心短裙,白色,半透明聚酯纤维材质,很短,仅盖过臀部,早 已湿透了,十分透明,且贴在身上。因刚才动作关系,有些向上卷起,露出她半 个臀部,一看就知她里面完全没穿其他衣物。她将罩衫丢在旁边椅子上,设法将 睡衣尽量往下拉,然后转身。衣服贴在身上几乎透明,胸前两点清晰可见,下方 亦可看见乌黑一片。顿时,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下面亦有一些生理反应。

「不要这样盯著人家看嘛,人家会不好意思。」她发现我正在看她,红著脸 说。

「对不起!不过你真的很美。」我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

我们继续整理著,我不时偷偷的看她几眼,很多时候都有十分精采的走光画 面,真让人受不了。刚开始她看起来十分拘束,一段时间后,似乎就忘记自己的 衣著,动作越来越自然且大胆,但此时的我,真是憋的十分难受。

终于整理到一个段落,她的房间以及我们的客厅里几乎都晾满了湿淋淋的物 品,我看一下钟,已接近晚上十二点了。我转身拿著脱下的t恤回到房间里,打 开冷气,进到浴室打开浴缸的水龙头,拖著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里,拿出两个高 脚杯,各放入一块冰粒后,到满两杯红葡萄酒,因我算定小静一定还会来找我, 还没坐下,听见小静的敲门声,我急忙去开门。

三 激情的夜

一开门,便看见小静带著一大堆衣物站在们口,还是穿著那套被汗水湿透的 睡衣。「请进!」我边说,一边将这一大堆衣物接手,仅花费很短的时间,我们 便一同将这些衣物丢入洗衣机中并开始清洗,然后回到房间里。

「嗯,喝一点酒会有助于血液循环,可以帮助恢复疲劳。这是法国的红葡萄 酒,风味不错。」我拿起桌上的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给她,边递给她边说。

她将酒杯放在唇边轻轻啜了一口。「真不错!」她说完便将手中酒杯碰触我 手中的酒杯,然后我们分别喝了一大口,她的脸颊不久便转为粉红色。我忽然然 想起浴缸里还在放水,便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进浴室察看一下,发现水 已放得差不多,便关调水龙头。转身回到房间,发现小静的脸更红了,她已喝完 手中的酒。

我走到她身旁,取下她手中的空酒杯,放在桌上,看著她。她忽然伸手抱住 我,踮起脚,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印下一个吻,然后我低头吻她脸颊。此时我看 著她的眼睛,似乎是一种火热且期待的眼神。我们没有说任何话,因此时任何的 话语都是没有意义的。然后四片嘴唇便接在一起,许久没有分开。

然后,我们进到浴室里。

我轻轻帮她把身上的睡衣脱去,然后她帮我把短裤脱去,我先试一下水温, 还满适中的,然后滴下几滴香精。这是朋友从欧洲带回来的,据说对消除疲劳十 分有效。拿一条乾毛巾让她把头发包起,扶著她进入浴缸坐下,浴缸一下子满出 好多水,我们面对面坐著,我伸手按下马达开关,从我们的身体的周围,卷起好 几条按摩水柱。

我们面对面坐著,这个小小的浴缸挤下我们两人,显得十分拥挤,我们四条 腿交缠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她起身,背对著我坐在我怀里。我抱著她,维持 了一段时间没有动,看她那一副沉醉的样子,闭上眼睛,我的手便开使不老实的 开始探索。先再她胸前的两点上揉揉捏捏,她开始咯咯地笑并扭动身体,另则往 下找寻三角地带,摸一些稀疏的阴毛,在往下找到小阴核,便开始用手指轻轻按 摩。很快的,小静的呼吸转为沉重且急促……

一会儿,我们从水里起来,她看著翘的高高的阴茎与胀成紫色的龟头,淘气 的捏了一把,我拿起大浴巾把我们身上的水抹乾,我们边接吻边走到床边,我们 一同躺下,我再她身下扑一条毛巾,以免床单被弄脏。我一翻身,压在她身上, 她很配合的将腿分开,将龟头抵在她的膣口,发现她已准备好,腰一挺,便尽根 没入,感觉非常的紧,而且龟头似乎已抵到尽头。只见她眉头一皱,双眼翻白。

我先缓缓抽动几下,然后展现我极优越的腰力,每次均几乎抽出再重重插到 底,以每秒二至三次的频率作活塞运动。她呻吟的声音很大,十多分钟后,她身 下的毛巾已湿了一片。

「受不了了,停一下!」她勉强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看她可怜的样子, 我便插到底,然后静止不动约2-3秒钟,让她喘口气。见她气喘嘘嘘,额头上 已冒出一些细小的汗珠。然后我换另一种方式,就是完全插到底,此时我的龟头 完全抵住花心,而跟部的皮肤可以接触到小阴核,此时不拔出,但重重往下压, 此时阴茎有抽插,但幅度不大,速度可以很快,龟头一直磨著花心,而小阴核一 直被刺激著,此时,见他反应更激烈,再撑个十多分钟,她已全身瘫软,本来抬 起的腿已完全摊平,感觉阴道一阵阵缩紧。

「你怎么还没射?今天很安全,可以射在里面。」她眉头紧锁,用微弱的声 音说。

此时我再改为最猛烈之攻势,小腹的肌肉有些发酸。她的阴道越来越越紧, 终于在五、六分钟后,爆发在她的深处,一共抽搐了十多下,我没有立刻抽出, 趴在她身上好一会儿,享受一下激情后的余韵,我们再热情的亲吻。然后取一张 卫生纸,挡在阴道口后抽出免得精液流出,然后我们到浴室里好好清洗一番。

稍稍休息一下后,便开始晾晒衣服。此时已是深夜了。「喔对了,我刚忽然 想到一件事,就是我的床垫及床单均被雨淋湿了,看样子,没有乾之前需要借住 你这儿。」她用那个顽皮的眼神看著我,笑著说。

「哦!」我皱一下眉头,向她笑一笑。我知道,至少这几天,我的床及被 窝一定不会孤单,我再低头亲吻她的嘴唇,身体接触到那一份火热、柔软光滑且 富有弹性的身体,我们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没有穿上衣服。我的下体又硬起来,她 感觉到了,用手捏一把,然后露出谄媚的笑容。当然,我们回到床上再度大战一 番。

因刚射过精,这次更持久,整整维持了近一小时,她早已软在床上,气若游 丝。

「还好吗?」我轻声问她。

「嗯,还好,很舒服,但有些受不了。」

「啊!真是一个疲累且激情的夜晚!」我心里想著,然后相拥著沉沉睡去。
上一篇:【乱伦】【小城乱事】【中篇第十四章】【 下一篇:【校园】【新生春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