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情色小说>>【武侠】【金庸逆穿越】(3)

【武侠】【金庸逆穿越】(3)

作者:柏西达 字数:10010 链接:thread-9205261-1-1.

(三)双儿两难田伯光

**********************************

按上次在《鹿鼎记》御书房,被鳌拜重击一拳的经验,我在这个真实无比的 金庸游戏世界,捱打也会吃痛。如果眼前的『万里独行』田伯光招呼我几刀,以 我这等级1的低微体力值,必定会立刻gameover!然后,我会被强制 登出,遭轰回现实世界?不会死在游戏里这么恐怖吧?

但只要我在这『拯救仪琳』的任务失败,恆山派小美人尼姑仪琳,必遭田伯 光污辱;连我的好双儿,也会赔了进去!绝不能让此事发生!

怎也要阻止田伯光动武,就跟他斗智,辅以轻度的色诱制胜!我只得以双儿

纯洁的身体作武器——

我环抱双儿,小声致歉:「好双儿,要委屈你啦。」

「田伯光,接招吧!採花之道,第一考题!」我从后左右拉开双儿护胸的双 手,令她仅穿着桃色胸围的酥胸,映入田伯光眼帘:「这件亵衣,要怎么解开?」

双儿惊呼:「相公,这样子……双儿以后不用见人了!」以清代女子的观念, 亵衣示人,非同小可。何况不是彻底覆盖胸脯的肚兜,而是展现乳沟的现代胸围?

我乱讲歪理,但求稳住双儿:「肉身不过是皮囊,你想保住自己及仪琳小师 妹的贞洁,就要仿傚佛祖割肉喂鹰,牺牲小我。」

隐约瞥见,旁观的仪琳,惶惑蹙眉。她虽在恆山派做尼姑,但从没听过这种 乱来的佛理吧……

田伯光凝望着前所未见,幼肩带、粉红色的少女胸围,目不转睛。果然古往 今来的男人,都迷恋女性内衣。但他却口硬不屑:「怎么解开亵衣?一手扯烂就 是!」

「动粗硬来,只会唐突佳人。」我看穿他全无头绪:「你不懂就认输吧!」

「我田伯光从不认输!」田伯光走近我俩,弯腰低头,近距离察看双儿的胸 围。十三、四岁的小丫鬟,何尝被陌生男人如斯明目张胆观看胸部?我怀中的少 女娇躯,羞怕得微微颤抖。

我才刚发射过的肉棒,竟火速硬了!见鬼,我摆佈双儿被其他男人视奸,居 然兴奋起来?不是觉醒了甚么绿帽瘾的开关吧?

田伯光正面察看肩带,又侧望窥视胸围背面,想寻找绳子、蝴蝶结之类……

嘿嘿,对不起,全部没有啦。

这个三十出头,雄纠纠的採花大盗,最终不得不认栽:「我採花无数,的确 没见过如此新奇的亵衣。」

我正待说他输了,他突然贼笑:「小子,你解开一次给我看!你若不懂解开, 我就没输,只当你我打和!」

好傢伙!反客为主,倒过来要我暴露双儿?嗯,慢着,这不正是我假公济私 的大好机会?

「双儿,你既跟了相公,就不是迂腐的大清女子,事急从权——」我小声相 哄,不待双儿反应过来,两手摸索前扣式胸围的暗扣,拈指解开——

粉色乳罩,左右摊开,露出双儿的B罩杯乳房,好一对白嫩无比的小馒头!

双峰顶端,点缀着两颗红梅,小巧趣緻……

二十多年的处男之身,我第一次脱女生胸围;也是我首次目睹双儿微乳的全 貌!小弟弟更硬了!

双儿正欲遮掩,我抢先用两手取代胸围,替她覆盖乳间遮丑:「别怕,相公 帮你挡住。」

出师有名,我光明正大,将两只暖哄哄,软绵绵的小白兔收在掌心。小萝莉 才十来岁,大有成长空间,以后或许会变成更丰满的C罩杯?

田伯光惊鸿一瞥,得睹双儿春光,真便宜了他。但话说回头,多得他,我才 有机会解除双儿内衣,掌握鸽乳……这敌我关系,当真矛盾啊。

「华山派的师兄!男女授受不亲……」仪琳红霞满面,背转身去。喂,我可 是拚命在保护你的贞操呀!只不过,顺便替自己谋一点小福利而已……

但我不欲在双儿、仪琳面前,过份损害形象,忙正色道:「田伯光,这亵衣 你不懂得解开,是你输了!快答应不再打两位小姑娘主意!」

田伯光不服摇头:「你这雕虫小技,谈何採花之道?你想比试?我就再跟你 比!姑且当我先输这第一题好了,接下来继续,三题两胜!」

採花大盗输了第一题,夺回主导权:「论到我出题——」

他手指我、双儿及仪琳三个:「你干这丫头;我操那尼姑!谁先令胯下的小 娘儿泄身,就算赢了!」

哗!一来就4P性爱对战,这么重口味?先别说我仍是处男;双儿、仪琳宝 贵的第一次,岂可这样匆匆失去?

仪琳横剑架颈,誓死不从:「田伯光,你若胁逼我……我就一死以保清白!」

双儿亦畏怯低语:「相公,你千万别答应……」

是我太天真了,以为单凭一件胸围,就能逼退田伯光。这下子如何是好?有 何办法,不教两位小美人遭玷污,我又可跟『万里独行』比出胜负?

咦,登入游戏前,双儿帮我打过一次手枪……何不——

我已有主意,反呛田伯光:「我跟你比试,是誓保她俩的贞节!岂能本末倒 置,反过来拿她们的清白作试题?」

一瞥仪琳,她神色讚许,更对我投以寄望目光。要争取她的信任、好感,这 第二题,我绝不能输!

田伯光还刀腰间:「不碰女人?那要怎比?」

「由女人来碰我们。」我空出右掌,牵起双儿小手:「你说要比谁先令女子 泄身,那即是比耐力吧!就由双儿动手,看你我谁先败阵!」

提议新鲜,田伯光立时意动:「哦?这倒有趣!」

双儿急道:「双儿怎以可碰,相公以外的……男子?」

我又开导劝诱:「双儿,你此时放弃,刚刚的牺牲,就前功尽废!你、我、 仪琳的三条性命,都全看你这一双玉手了!你不都看过三天日本AV了吗?你已 是相公那个新世界的人,只不过是用手罢了,没甚么大不了的。」

「可是……」双儿依然抗拒,却不坚决。不枉我用AV灌输她较开放的性观 念,当真是看片三日,用在一时——

我扶双儿双膝跪地,田伯光率先松了腰带,褪下裤子;我亦将牛仔裤、内裤 脱到脚跟。如此这般,两个男人,同站於跪着的双儿面前,裸露下体。

仪琳惊叫一声,以手蔽面,远远退开;被绑在一旁石台上的丁敏君,虽羞红 了脸,却不时偷偷遥望过来,似是难禁好奇……

以前读《倚天屠龙记》,我早觉得丁敏君针对纪晓芙,多少是妒忌人家先后 得殷梨亭、杨逍倾心之故。看来这峨嵋派的恶女人,密实姑娘假正经,对男人那 话儿,大有兴趣?

回望田伯光,只见他俯视我下阴,像吃了一惊;我不觉亦瞧向他胯间——原 来他的小弟弟,足足比我的短了一半!即使是练武之人、採花大盗,皆无助小鸡 鸡变大;相反,我这个廿一世纪现代人,营养丰富,阴茎发育,更加良好。

第二题的比试还未开始,田伯光在『武器』上经已输了!我故意冷笑一声, 挫其气势:「嗤!」

「小妞儿,快握住!」田伯光急於扳回一城,抢先拉双儿右手,把子孙根塞 给她。我以眼神示意双儿接过,她无奈照办,同时用左手握着我的分身。那羞答 答的眉目,叫我泛起一股异常的快感……

「动手吧!」田伯光对双儿下令,向我发出挑战目光:「你我谁先泄出阳精, 即作败论!」

我俯望双儿,怜惜鼓励:「双儿,难为你了。」

双儿难为情得错开妙目,抬起的一双皓腕,终於开始慢慢套弄两根肉棒。田 伯光早掳来仪琳、丁敏君准备就地正法,欲火高涨,阳物很快就膨胀起来。这是 考究持久力的比试,我本想设法分神,让阴茎疲软,但低头一看双儿,反更兴

奋——

头顶双髻的可爱小丫环,像个AV女优般,卑下跪地,同时替两个男人打手 枪;纯情俏脸,如火通红,含羞忍耐,楚楚可怜;童女裸身,胸围敞开,两颗白 肉,随着双手动作,乳浪微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鸡鸡的硬度,很快已不 在田伯光之下……

「喔!」两个男人的火热视线,这才令双儿记起内衣大开,但她已腾不出手 来扣上胸围。女儿家的羞急,彷彿更勾起田伯光的欲望,二话不说,大手一抓, 就搓揉起双儿的右乳来!

我顿时想喝停田伯光,但转念一想,让他一逞指掌之欲,更加亢奋,应该会 更快射精,便强忍着没开口。双儿仰望我求助,我只得作唇语念出『忍耐』两字 ……

田伯光不愧是採花贼,禄山之爪,异常熟练,尽情地狎玩双儿乳间:「小雏 儿的奶子可滑得很呢!」

未解人事的处子,虽讨厌淫贼非礼,但男人两根老练的指头,还是叫敏感的 小乳头,顷刻充血凸起:「这里更活像新剥鸡头肉呀!」

可恶!我可是花了三晚,到刚刚才首次直接摸到双儿胸脯呀!我按捺动手加 入的冲动,只伸掌轻抚双儿脸蛋,权充安慰。双儿抬望我,眼眶含泪,教我心头 一痛,忙又作唇语:「速战速决。」

「嘻,别厚此薄彼,你也好好看着本大爷嘛!」死变态田伯光,有样学样, 动手扳得双儿仰视他。这半身赤裸,屈膝打枪,盈泪抬望的少女容姿,绝对是引

发男人射精的视觉火药引——

「你的手……再弄快些!」田伯光显然浑忘比试的初衷,只想尽快为高昂的 欲望找到出口——不单手把手地带动双儿柔荑,火速撸动男根;魔爪更握捏处女 嫩乳,如搓面团。有我『速战速决』的指示,双儿便屈从於田伯光,配合地掌圈 茎身,摇动取悦……

未几,兴奋得满面胀红的田伯光,熊腰连挺,吟叫一声,胯间之物,蓦地喷 射白浊:「呜、哗——」

我早有提防,连忙动手令双儿松手、侧头,险险避开迎面射来的精液。双儿 的第一次『颜射』,怎都要留给我呀!

我脱下鳌拜宝衣,替双儿穿上,遮蔽裸乳:「双儿,真苦了你。全靠你,我 们又赢啦。」

双儿摸着宝衣,感受到我的体贴,羞赧感激:「多谢相公。」

另一边厢,宣泄过后的田伯光,如梦初醒地呆看着发射了的那话儿:「呃!

我……」

我提醒他:「你亲口说的:你我谁先泄出阳精,即作败论。」

其实胜负,早於开战前已分出——第一,採花贼只是色魔而已,性能力不一 定会很强。淫贼污辱女子,最重要的是甚么?速战速决。就像《侠客行》神功的 诗句一样:『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尽早完事,走为上着。长年习惯, 岂有不成了早泄之理?

第二,双儿是右撇子,惯用右手,我却让田伯光站在她右边,接受打枪。第 三,我在穿越前才叫双儿用手帮我解决了一次,小弟弟刚射过,没有那么敏感 ……

我扶双儿站起:「田伯光,双儿一连难倒你两题了,你守诺走吧!」

但山洞里三块到口的天鹅肉,田伯光不愿轻易放弃:「这一题不算!你我再 比!」

「喂!又是你自己说的,三题两胜……」

田伯光恼羞成怒:「改做五题三胜!我还是那一题:你我一人操一个妞儿, 瞧她们哪一个先泄身……」

失身威胁,始终像冤鬼缠身,双儿、仪琳又紧张起来。岂有此理,怎可以让 两个小美人总担惊受怕?我就再胜田伯光一仗,要他哑口无言!

我遥指他收缩的分身,失笑:「还操甚么?你刚射过,都软掉啦!」

田伯光语塞,我一瞥一直被晾在一旁的丁敏君,心生一计:「你要再比是吧?

好,我就跟你比,要你口服心服!」

我张开手掌:「刚刚是女子用手帮我们,当下就反过来,我们用手帮女人好 了!」

田伯光垂涎地瞧向双儿及仪琳:「用手?」

我挺身挡住两女,遥指丁敏君:「不是她们——是她!」

田伯光、丁敏君齐声叫道:「她?」「我?!」

比起无垢小动物般的双儿、仪琳,我当然宁愿拿八婆丁敏君开刀。

我朝田伯光竖起食指:「你我用手,看谁先使这姓丁的高潮。」

「高潮?」

「就是那个你们所谓的……『丢了』啦!」

我生怕他又反悔,扬起右掌:「五题三胜!你再输这一题,就不得再撒赖!」

田伯光没考虑多久,跟我击掌:「好!」

突然成了『试题』,丁敏君面色大变:「华山派的!你是正派中人,岂可拿 我来……」

「相公!」「华山派的师兄!」善良的双儿、仪琳,同在我身后为丁敏君说 项:「相公,那姑娘是无辜的……」「师兄,你不能为了救我们,牺牲那位峨嵋 派的师姐!」

「你俩可不晓得,她是个大恶人,罪有应得!」为保你们的清白,只好拿这 个路人丁敏君祭旗了。而且,我也不是信口雌黄的……

丁敏君恶狠狠地回嘴:「胡说!我那是甚么大恶人?」

我严词怒斥:「哼!你逼害同门纪晓芙,害她惨死,稚女顿变无依遗孤!这 还不叫作恶么?」

被道破亏心事,丁敏君结巴起来:「你、你怎晓得……」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因为我是《倚天屠龙记》的读者、这个游戏 的制作人!

「哦?听来你跟她有怨?妙呀,那我让你先上!」田伯光看似客气,但似是 因为连输两题,想先窥探虚实。

「佛虽慈悲,亦要降魔,赏善罚恶!」我走向丁敏君:「双儿、仪琳,转过 身去,别看过来。」

山洞右侧,一块像床般的天然石台上,坐着被麻绳捆绑的丁敏君。虽然颧骨 微高,但面目俊俏,长挑身材,略有姿色。我刚刚被双儿用手撩拨,兴在头上, 正好拿她来出一下火?

我欲火熊熊,丁敏君仍不知惊,继续开骂:「华山派的!你别过来!你敢碰 我一根头发……」

拔出鳌拜匕首,我果断地割下她一撮头发:「我碰你头发,那又怎样?」

丁敏君初现惧色,像个寻常女子般求饶:「求你不要……别毁我……清白 ……」

她畏怯的模样,突教我心头一凛。这有灵魂的眼睛、逼真的语气,就像个活 生生的人,而非游戏角色。我当真应该为了摆平田伯光,而侵犯丁敏君吗?

不,她落入田伯光魔掌,早注定蒙污;现在我只打算『动手』,算便宜她了! 而且,她又不是甚么善男信女!再加上,终究不过是个虚构人物而已,我凌辱她, 又有何不可?

「哼!你可想过,纪晓芙当初之於杨逍,正是像你此刻这般无助?」回望后 方,双儿、仪琳果然背向我,没看过来。好,速战速决——

锋利匕首,小心画圈,先在丁敏君上半身的麻绳间,割出两个圆洞,让她双 乳坦裎;然后刃尖下挑,划破内外两层裤子,使私处纤毫毕露。个子高瘦,胸部 只略比双儿大;阴毛丛生,说不定性欲挺强……

「住、住手——」丁敏君杀猪般乱叫,我便信手将被割烂的裤布,塞入她嘴 巴。我真是AV看多了,明明是第一次欺侮女人,却显得驾轻就熟。

打量着被麻绳捆绑,裸露三点的丁敏君,真像在看SM影片一样。这三日积 蓄下来的充沛欲望,就发泄在这个峨嵋婆娘身上吧——

丁敏君除了被绑,明显亦遭田伯光点了穴道,动弹不得,正好任我鱼肉。我 先作前戏,浅吻耳垂,往她耳洞轻轻吹气。这傢伙人虽讨厌,头发却香香的。嗯, 感觉也不坏呀,双儿不会让我太过火,但我现在对这姓丁的,大可为所欲为……

嘴巴从耳朵吻到脖子,我双手毫不拘谨,肆意握捏丁敏君两乳。尺寸介乎B、 C罩杯之间,皮肤没双儿白,乳头亦啡啡的,不过免费午餐,只好将就一下。毕 竟我在现实世界,从没机会这样轻薄女人。

「啜……」我添上唇舌,初舔乳房,连舐乳蒂。不晓得双儿何时才会让我一 嚐香乳呢?我大啖丁敏君的乳峰,没几下子,嘴中的小红豆,便坚实起来;头上 亦隐约传来急促的呼吸声……

我仰望丁敏君,她面都红了,被堵着的嘴巴,咿咿唔唔。我吐出乳头,让她 目睹自己的身体变化:「这里都变大咯!你还有资格说纪晓芙吗?」

我再含住乳尖吮啜,双手向下,拨开阴毛,一手寻找阴核,一手摸索阴道入 口。找到了!看我揉死你!

「唔!」丁敏君立时敏感得口鼻哀号,怪不得她,除了阴核被我姆指旋搓, 小阴唇亦遭食指上下揩扫骚扰。我处男下海,表现不俗,真多得十多年的A片修 为。哗!我搞得她湿了!

这个阴险的女人,身体倒诚实得很,明明是处女,我手指才摸她一阵子,爱 液就流出来了。我让食指沾满黏液作润滑,便初闯阴道口——

不愧是闺女,阴道好紧窄!湿湿热热、凹凸不平,这就是阴道的触感?感觉 好新奇,我不禁让手指持续深入……

「呜!」丁敏君一声叫痛,我惊见她阴户微微渗血……我戳穿她的处女膜了: 「这下子,你跟纪晓芙没两样啦!」

以往真没想过,我会用手指夺去一个金庸女角的处子之身。阴道淌血,混和 爱液,倍添湿滑,我食指乘势,开始缓缓抽插,进进出出,刺激丁敏君的阴道肉 壁。

她果然是个假正经的婆娘,破瓜之痛刚过,在我指头快速抽送下,竟像渐起 快感,阴道慢慢收紧了,鼻腔也哼着带点快意的声音:「唔……」

我没忘记此乃比试,指尖三百六十度活动,在花径中这里摸摸、那里碰碰, 寻找决定胜负的目标——古人含糊地叫甚么『花心』;可我们现代男人都知道, 那是阴道内壁某处,性学上称为:『G点』……

「呜、唔!」丁敏君明明被点了穴道,但身体也震了一下,我必是触及她的 G点了。既找到她的弱点,我忙落井下石,添上中指,跟食指合并,二指挺进阴 道,如风突进,发动猛攻。

「呼、嗄……」丁敏君鼻息更粗,颊似火烧;胸膛起伏,私处大开;我单手 指插她,另一只手自我安慰小弟弟。若非双儿、仪琳就在身后,我也许会忍不住 要来真的了……

两根手指,感到阴道内壁,渐起痉挛,丁敏君快被我指奸得高潮了;我更觉 兴奋,猛撸着阴茎,亦濒临发射……

但丁敏君居然用舌头顶出了塞嘴碎布,垂死挣扎,朝我唾骂:「你……我绝 不饶你……」

她目露凶光,口吐恶言,如同立誓诅咒:「我以后……会割掉你的手指……

不!我会斩下你……这条手臂!」

我莫名地胆怯了一下……镇定下来,冷笑反驳:「你办得到尽管来斩!」

气上心头,我毫不怜香惜玉,两指动到最快,力插顶撞,每一下都主攻这口 舌招尤的臭婆娘的G点:「给我死去高潮吧——」

「呜、丫……哎!」2014年的宅男指技,成功将丁敏君送上高峰。点穴 彷彿随高潮被冲破,她从头到鞋尖,都爽得剧震;阴道一阵颠簸,小阴唇竟喷出 大量淫水……我的手指超额完成,使她潮吹了!

乍见丁敏君的反应如斯强烈,我打着手枪的阳具,亦被勾引得缺堤,一不做 二不休,我索性将满棒精液,痛快淋漓地,全射在她的阴户外:「嗄、嗄……」

呼,这样一边搞女人,一边自渎,真爽……但我蓦然感觉到,有两道异样的

目光——

我尴尬回身,果不期然,不晓得从何时起,双儿、仪琳原来一直将我的作为, 看在眼里……先别说双儿了,我初识仪琳,今次第一印象全毁啦?

田伯光的声音,打破死寂:「华山派的朋友!」

朋友?我望向田伯光,只见他完全换了副嘴脸,对我极是佩服:「田伯光甘 拜下风!」

他遥指高潮过后,虚脱昏迷的丁敏君,万分钦敬:「单用手指,就能令处女 泄身,真教我大开眼界!」

前倨后恭,田伯光向我拱手弯腰:「我纵再出手,也达不到仁兄的境界,不 用再比了!五题三胜,我连输三仗,口服心服。」

我适时道出令狐沖的名句:「你『一见尼姑,逢赌必输』嘛。」

空气中,只有我看得见的系统文字浮现:「玩家战胜田伯光了!」

终於达成胜利条件,我可松一口气了。

田伯光开始跟我作战后剧情对话:「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上次我化名『都敏俊』,杀掉鳌拜,名动天下,告诉田伯光我这身份似乎不 妥。我既取代令狐沖救了仪琳,就另改个複姓的假名——

我竖起尚染有丁敏君爱液的食指:「我複姓加藤,单名一个鹰字。东洋人, 都叫我——神之手。」

「加藤兄!」田伯光向我伸出友谊之手:「可赏面跟田某,结成採花道上的 朋友?」

在游戏里,少个敌人,多个朋友,总是好的。我没多犹豫,就用带着淫水的 手,跟田伯光交握。此时,山洞口外,夕阳余晖,照耀我俩。识英雄重英雄,好 一幕激荡人心的画面……不过,我跟田伯光都还未抽上裤头就是啦。

系统文字又再出现:「玩家跟田伯光结成好友了!」「丁敏君对玩家,仇恨 值上升500!」「玩家的道德值下降500!」「玩家的仇人,增加到2个!」

好罢,我用手指将人家破处,升仇恨、降道德都应该的。但为何仇人增加到 2个?谁排在丁敏君前面?

我调出选单查看,第一个仇人的姓名是:韦小宝。上次在御书房怎么没显示 的?这未完成的游戏,系统真是千疮百孔。话说回头,我怎么成了韦小宝的仇家?

我又没破他的处……因为我在康熙面前,揭发他不是太监?

回过神来,双儿见田伯光态度大变,知道危机已逝,便走过来:「相公… …」

双儿害羞提醒:「你的裤子……」

「哈……」我忙拉高裤头整理。只见双儿、仪琳都放下心头大石的样子,不 过仪琳瞧我的眼神,还是带点不安……毕竟我这个救命恩人的行径,似乎跟田伯 光相去不远……

我以为剧情对话早就完了,但田伯光忽然继续:「加藤兄,在下既当你是朋 友,就当按照江湖上的规矩,朋友妻,不可戏。」

这是《笑傲江湖》原着,田伯光在酒家『回雁楼』,对令狐沖的说话。慢着,

接在后面的可是——

田伯光先手指双儿:「小丫环是你带来的,我不会再染指。」

但他再指着仪琳:「你若答应娶这小尼姑为妻,我即刻放她,还向她作揖赔 罪,除此之外,万万不能。」

我懂了,我完成《鹿鼎记》新手任务杀鳌拜,破关奖励是双儿;那如今解决 《笑傲江湖》任务,要加入的同伴,就是仪琳——

我再次望向这位金庸笔下,十六、七岁的小尼姑。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 是一个绝丽的美人;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 态。比双儿稍大几岁,又是个『槛外人』,若有她跟在我身边,可又是另一种乐 趣……

但就像我上次在庄家三少奶面前,尊重双儿的个人意愿;我对仪琳也不比待 丁敏君,不想乘人之危——

我走到仪琳面前,压低声音:「仪琳小师妹,也许适才师兄的所为,吓坏了 你,但一切全为解救你们两位小姑娘,师兄我绝不是坏人。如今田伯光终愿放过 你了,你就姑且骗他,说会嫁给我。当然脱险之后,此事不必当真。」

仪琳摇头:「出家人不打诳语……仪琳不可说谎。」

但她话锋一转:「师兄为救仪琳,舍命跟田伯光周旋,我理应……报答。」

仪琳随即跪在我脚下:「但恆山派遭劫,众尊长、同门安危未知,仪琳不能 置身事外!恳求师兄,帮我救出同门,那怕是一位也好……」

小尼姑面红许诺:「那仪琳今后就做牛做马……跟在师兄……身边。」

比我提出的假作下嫁,好骗过田伯光;仪琳这是认真提出请求,当真愿意嫁 我了。可我该接受吗?我可看不出身畔的双儿,对此有何想法……

我思虑犹豫,仪琳只道我不答应,竟想弯腰叩头:「只有师兄能帮助仪琳了!」

我忙阻止仪琳叩首:「仪琳,别这样!别说甚么做牛做马,师兄会帮你的!」

系统文字提供选项:『玩家答应帮助仪琳,救出同门吗?』

看着仪琳红着眼眶跪求,那个男人会忍心不答应?我手摸空气,按下了『答 应』——

瞬间移动卷轴,自行发动,光芒席卷我、双儿、仪琳。田伯光看得呆了……

他今后该跟仪琳再没瓜葛,那以后就不会被不戒大师阉割做『不可不戒』吧? 接下来,他会否继续奸淫丁敏君?一切与我无关啰……

**********************************

瞬移光芒中,仪琳不知所措,我一时三刻也解释不来:「别怕,师兄以后详 细告诉你。」

双儿连逆穿越到现代都试过,比较镇定。我把握机会,为刚才的事情哄她: 「双儿,你没为田伯光的事情,怪相公吧?」

好双儿,没怪我,反自责:「双儿岂敢……只怕相公以后,会嫌弃我……不 清白。」

我忙拥抱她安慰:「你是相公的救命恩人,我怎会嫌弃?以后只有更加宠爱 你。总之刚才之事,你莫放在心上。」

双儿一点头,沉默片刻,奇峰突出:「相公,我适才回想,方发觉蠢了。当 时,我若把握机会,狠狠捏住……田伯光的那里……不就甚么都解决了吗?」

我下巴都掉到地上了!对呀,这么简单的办法,我为何想不到呀?真像一个 陷入盲点的色文作者啊……

双儿不时瞧向仪琳,我猜到她心中所想:「你放心,田伯光都不在了,要她 嫁我那件事,不会当真的。」

双儿低头,似没吃醋:「相公是大英雄,三妻四妾,是等闲的。我不过是小 丫头,相公若娶她,我以后就叫她……少奶。」

古时女子就是好,你想开后宫,她都觉得正常不过。我轻吻双儿俏脸:「你 不是丫头,达者为先,你才是少奶哦!就算以后再多来几位姑娘,双儿都是排头 位的第一少奶!」

哄得双儿失笑,我想起一事,便走近仪琳:「仪琳,你刚刚说,同门遭劫, 安危未知?」

按照原着,仪琳本是在前往衡阳的路上,跟师父、师姐失散而已,但据她之 前所讲,似乎另有内情?

仪琳犹有余悸:「本派遭受伏击!自师父起,一干同门,都被生擒!只有我 跟三位师姐,侥倖逃脱。我却在半路上,被田伯光掳走……」

唔……跟原着不同,是雷击电脑的关系,令游戏自行发展出原创剧情?那丁 敏君呢?难道峨嵋派也受伏击,让田伯光也捡了一个现成便宜?

我追问仪琳关键:「伏击你们恆山派的敌人,是何方神圣?」

仪琳正待回答:「是魔……」

忽听得双儿诧异大叫:「好、好大的……黑木耳!」

我几乎口水都喷出来!甚么叫好大的黑木耳?有女人在掰开大腿吗?

往前一望,瞬移光芒正在消散,果真逐渐浮现一朵极巨大的黑木耳!今次瞬 移的时间这么长,原来游戏要插入3DCG影片播放!跟一般RPG一样,首次 出现的重要场景,都会作多角度特写镜头……

黑木耳!像一座山那么高、那么大的黑木耳!接下来将要转移到甚么地方去, 我心知肚明,因为一切出於我的恶趣味——我编写游戏时,决定将『黑木崖』的 地貌,设计成仅一字之差的『黑木耳』形状……

我冒汗问仪琳:「伏击你们的,是魔教——日月神教?」

仪琳似回忆起事发情状:「我只听到大家大叫:『魔教来袭!』」

我这个等级1的新手,再加两个假设是等级2的小姑娘,居然被游戏剧情强 制安排,直捣日月神教的大本营?这活脱是作死的节奏——

(待续)

**********************************

下回预告:黑木耳?杨后庭
上一篇:【武侠】【魔王系统之丧失人性】9 下一篇:【都市】我与贵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