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情色小说>>【校园】阿臣1-3+阿臣前传作者阿臣

【校园】阿臣1-3+阿臣前传作者阿臣


阿臣(1-3)


字数:12876字

阿臣(1)

「妈,我回来了!」

「阿臣!回来了吗?先坐坐吧,很快就有饭吃了。」

我走进厨房,看见妈正在洗菜瓜。便走到她身后搂着她,双手搓弄着她的巨乳。在她的耳边说:「妈!先别弄饭,先来一次好吗?」

「不要啊」

我一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就伸入她的裤中:「啊妈,你也很想要吧,不然怎么不穿内裤啊!」边说,我边将中指伸入她的肉缝中挖弄。

「啊啊不要啊……阿臣啊不要啊」

我没有理会她,把她抱起来,然后走到饭桌前。妈很乖的趴在桌上,我把她的裤子脱下,然后蹲下去。翻开妈的肉缝,轻轻的舔着。过了不久,妈妈的肉缝开始变得湿淋淋的。

「啊啊阿臣……啊你……你舔得妈妈很爽啊噢……噢……很……很爽啊……很舒服啊……阿臣……啊不……不要舔了……啊快……快些……来……来吧……」
我站起来,脱下裤子。握着还软软的肉棒拍打着妈妈的屁股,笑着说:「妈妈!你看,它还软软的。怎么来啊?」

妈妈转头看到我的肉棒还软软的。便转身跪在我的面前,替我口交。

「噢噢妈妈……啊……很……很舒服呢,啊……啊」妈妈的口技实在太好了,很快我的肉棒便变得硬硬的。

妈妈看到我的肉棒已经硬硬的,便躺在饭桌上,张开双腿。说:「阿臣,快……快来吧!」

我将妈妈的双腿搁在肩上,把肉棒在妈妈的肉缝轻擦着。

「啊啊阿臣啊不要作弄妈了,快……快些插……插入去吧!」妈边说边抓着我的肉棒插入她的肉缝中。

「啊啊用……用力啊阿臣……啊用力挺啊……噢……噢……大力些啊……噢啊……对……对啊……噢……很……很舒服啊……啊……爽……爽死了啊……啊」我双手大力的搓弄着妈妈的巨乳。

「啊……啊……对啊大力……大力些啊插……插死我吧……噢……啊……干……干死我吧……噢……啊……不……不要……啊……不要停……啊…啊……不要停啊」

我停下来,后退一步,把肉棒抽出来,对她说:「妈妈,我们换个姿势再来吧!」

妈妈便像母狗般趴着,转头对我说:「来吧。」

我跪在地上,双手抓着妈妈的小蛮腰,开始从后的操着。

「啊……啊……噢……对……对啊……再……再入一些……啊……插……插到……子……子宫了……啊……啊……痛……痛……啊……轻……轻点啊……痛啊……噢……噢……快……快些……快些啊……啊!噢……噢」

就在妈妈被我操到语无伦次的时候,爸爸和妹妹一起回来了。

我继续操着妈妈,叫道:「爸爸!妹妹!」

「老公……老公……啊……啊啊……我……我不成了啊……你……你的好儿子……把……把我……操……操死了啊……啊………噢」

「你是活该的啊生了个大哥出来…………生多一个女儿便不用给他操个半死了……哈哈」爸爸笑着说。

「对啊……妈妈……生多一个姐妹,我便不用这么辛苦了。昨晚爸爸和哥哥轮流的奸了人家三个多小时啊……害得人家今天走路也怪怪的啊」妹妹边说边脱光衣服。跟着又替爸爸脱下裤子,很熟练的替爸爸口交起来。

「阿臣,看她还说我们奸得她路也走不成了。现在不是又这么想要吗?」爸爸说。

「阿臣……臣啊……妈妈……不成了……啊……你……你去操妹妹吧!」妈妈有气无力的说着。

妹妹立时吐出肉棒说:「不……不要啊……先等一下嘛……人……人家那里还乾乾的啊」她边说边把手指插入肉缝中挖弄。

妹妹是站着弯下腰去替爸爸口交的,我走到她身后说:「妹妹,不用怕,我的肉棒沾满了妈妈的淫水,一定不会让你痛痛的。」说完便开始抽插起来。
「啊……噢……噢……真……真棒啊……啊……琪琪啊……噢……你……你真会……弄……啊……噢……好……好了……啊……阿臣……来吧……好……好像昨晚般的让琪琪爽……爽吧!」

琪琪是我妹妹的名字。

「好啊!」我说完便把肉棒抽出来。

爸爸把妹妹抱起来,妹妹便伸手抓着爸爸的肉棒往自己的肉缝里插进去,我便把肉棒慢慢的插入妹妹的屁眼中。

「噢……哥哥……慢……慢点啊……啊……啊……先……先别动……好……好吗……啊……先等一……一下啊……啊……」

我和爸爸都不抽动。爸爸和妹妹开始吻起来,我便伸手去搓弄妹妹的乳房。
突然我感到在舔我的屁眼。

「啊…啊……妈妈……啊……噢……噢……很……很爽啊……啊……你……你舔得我很爽啊……噢……对……对了……啊……啊……继续啊……啊……好…好爽啊」

爸爸开始抱着妹妹的屁股上下抛动着。

「啊……啊……不……不要啊……啊……很……很痛啊……痛啊……哥……哥啊……你……你先拔出来……好……好吗?……啊……啊……」

我当然不会拔出来了,说:「昨晚不是爽翻天了吗?哈哈……一会儿就不再痛了,对吗?爸爸!」

「对啊……哈哈……一会儿也让妈妈爽爽吧。妈妈的屁眼也不比妹妹的逊色啊!一样的窄啊……哈哈」

「啊不要啊……我……我先去弄饭啊……」妈妈边说边逃了开去。

我看见妹妹仰着头的呻吟着,对她说:「怎样?是不是很爽呢?」一面说一面大力的搓弄她的乳房。

「啊……爽…爽啊……哥哥……和……爸爸的……都很……很棒啊!把……把妹妹操……操……死了……啊……啊……好棒啊……干……干死人家了……啊……啊……噢……噢……不……不要停啊……噢……噢……我要……要死了……噢……噢」

「我也要射了……啊」我把肉棒拔出来。

爸爸便把妹妹放在地上,妹妹跪在地上,双手握着我们的肉棒对着自己的小嘴,说:「来吧,射给我吧!」

我和爸爸便将精液射在妹妹的口中,妹妹一滴不剩的喝下,笑着说:「真好喝!嘻嘻!」

阿臣(2)

吃完了晚饭,我和爸爸就坐在xx上看电视,妈妈就在厨房洗碗筷。过了不久,妈妈就出来了。

我和爸爸看见,便开始打手枪。

「你们两个怎么啦,刚刚才做完嘛,现在又想要了?」妈妈说完便跪在我们面前,低头把爸爸的肉棒含着,又替我打手枪。

「刚才说要让你享受一下三明治的滋味嘛,你忘了吗?」爸爸笑着说。
妈妈替爸爸吹弄了一会儿,就吐出肉棒问:「琪琪呢?」

「她上房去休息了。」

妈妈听罢就含着我的肉棒替我吹弄,爸爸走到妈妈身后,叫妈妈弯下腰,挺高屁股。爸爸翻开妈妈的肉缝,整根肉棒一下子便插进去。

「噢……噢……好……好老公……啊……啊……先……先……别太……太大力……太大力嘛……啊……啊……噢……先……轻…轻一点……好……好吗?」
爸爸没理会妈妈,双手按在妈妈的屁股上,一下一下大力的操着。

妈妈口中含着我的肉棒,叫不出来,口中只能发出:「唔……唔唔……唔唔唔」的呻吟声。

过了不久,我便躺在地上,叫妈妈坐上来。妈妈坐上来后,弯下腰好让爸爸从后操她的屁眼,可是爸爸走到妈妈面前跪着,把肉棒伸到妈妈口中,妈妈便又再替爸爸口交。

这时,我看见妹妹全身赤裸的从房中走出来,也不是全裸,妹妹身上穿了一件皮制的内裤,前端还连着一根假肉棒的。

妈妈是背着妹妹的,而且还替爸爸在口交,所以看不见。妹妹鬼鬼祟祟的走到妈妈后面,握着根假肉棒,就往妈妈的屁眼里插。

「唔……唔……啊……啊……干……干甚么啊」妈妈奇怪的叫着,回头一看,原来是琪琪的杰作。

「琪琪……啊……不…不要啊……快……快拔……出……出来啊……不……
不要啊……噢……噢……「

「为甚么不要呢……妈妈……这样不是更爽吗?……哈哈……所有洞都被操着呢……哈哈……一定比我刚才更爽啊」

被老公和儿子操着也不够。现在连女儿也在「操」她,妈妈真是哭笑不得。
「啊……啊……噢……噢你……你这衰……衰女……真……真是啊啊轻……轻……点啊乖……乖女儿……啊求……求求你啊……

乖……乖女儿……轻……轻一点好……好吗?「

妹妹用力的操着说:「嘻嘻………不是衰女吗?哈哈妈妈……我操得你爽些,还是哥哥操得你爽呢?」

「噢……噢……你……你最……最爽啊……啊……我……我的……好……好女儿……你操……操得我最爽啊……啊……啊……唔……唔……啊……唔……唔唔」妈妈还在说着,爸爸就把肉棒插入妈妈的口中。

「是吗?我操得你不爽吗?好吧我让你的嘴巴也爽爽吧!」说完,爸爸就抓着妈妈的头,快速的「操」着妈妈的嘴巴。

妹妹也继续努力的操着。我当然也不客气,抓着妈妈的腰,然后用力的向上挺。

妈妈三个洞穴也被操着,叫亦叫不着,双手在空中乱挥,时而抓着爸爸的大腿,时而轻抚我的胸膛,又不时向后乱挥,示意妹妹不要操她。

可是妹妹懒得理她,而且还更落力的操着。

妹妹还趴在妈妈的背上,伸手去搓弄妈妈的乳房,说:「妈妈,女儿操得你爽吗?要不要女儿去换根更粗更长的来啊?」

「唔……唔……唔唔」妈妈的嘴巴给爸爸在操着,只好双手向后挥动。
爸爸这时把肉棒抽出来,走到妹妹背后,翻开妹妹内裤后面的一条裂缝,把肉棒插入妹妹的屁眼中。

「啊……啊……爸……爸……啊……先……先别插……插人……人家的屁眼好……好吗?噢……噢……痛……很痛呢?」

「老……老公……不……不要停……啊啊……大力些……插……插这……这衰女……替……替我报……报仇……啊……啊……噢……噢」

妹妹听见,便更用力的抽插妈妈。

「啊……啊噢……噢……爸爸……爸啊……轻……轻点啊……啊……噢……啊……噢……啊……啊……轻…轻点嘛!啊……啊」

「乖女儿……爸爸……没动啊……是你自己在动啊……哈哈」

妹妹转头看着爸爸,看他真的没动,便想到是自己向后撞得太利害。

这时,我把肉棒抽出来,妈妈便爬前两步,然后转身躺在地上,不让妹妹继续操她。

看见妈妈软弱无力的躺在地上,我便将她反转,让她伏在地上,我躺在她的背上,把肉棒插入妈妈的屁眼中。

「噢……噢……阿……阿臣啊……别……别插屁……屁眼好吗?啊……很…很痛呢……啊……啊……噢……噢……啊」

「当然痛啊……哥哥的肉棒比『我的』还要粗和长啊妈妈,刚才我问你是不是要换根粗些长些的?原来你真的要!哥哥……不要客气啊……大力些操……啊……爸爸……你……你也……大……大力些……啊……啊……对……对了……啊……很……很爽啊……啊…………爸爸……你……你操得人……人家很爽啊……啊」

「啊……啊……阿臣……啊……好……好舒服啊……啊……噢……阿……阿臣……啊……你……操…操得……我的屁眼……很……很……舒服啊……噢……噢……再入……入些啊……啊……噢」

「噢……噢……爸…爸……啊……你…你操得我舒……舒服死了……啊……比……比哥哥操得……还……还爽……爽啊……啊」

「才……才不是呢……啊……啊……噢……噢……阿……阿臣……操……操得……我……很爽……爽呢……比琪琪……比老公……的还要爽啊……噢……啊……啊……噢」

我和爸爸对望笑了笑,这样也会斗起嘴来,真奇怪。

「啊……啊……妈妈……啊……我要……要射了……」

「啊……啊……不……不要射进屁眼啊……射……射在妈妈……妈妈的小嘴内吧!」

我把肉棒抽出来,躺在地上,妈妈立时趴在我身上,把我的肉棒含入口中,我便把精液射在妈妈的口中。

「我也要射了!」

妹妹听到爸爸要射了,让爸爸的肉棒拔出来,转身想含着爸爸的肉棒。可是妹妹还没含着,爸爸便已经射出来了,喷得妹妹满脸都是精液。

第二天是星期天,所以睡至中午才起来。醒来发觉所有人也不在,独自吃了些东西,便走回房中,打开电脑,连上网络看看。

走进一个日本限制级的素人网站,才看了不多久,就有人打开了我房间的房门,我转头一看,原来是妹妹,她身旁还站着一个穿着紧身上衣迷你裙的少女。
妹妹和芸芸走到了我的跟前,看了看电脑说:「哥哥,这有甚么好看啊!我的不是更好看吗?」

「好看好看,你的最好看了,可以了吗?」我笑着对她说。

「啊我知道了,哥你是嫌人家的太小了吧,是吗?」她说着走到那少女身后,双手伸到少女胸前,用力抓了一下,说:「她是我的同学,芸芸,她的可不小了吧!」

「如果你哥哥连人家37f也嫌小的话,那可没话说了。」芸芸笑着说。
「啊……真的让人羡慕死了。37f啊,软绵绵的,又充满弹性。就连我也爱上了啊!」妹妹双手继续搓弄芸芸的乳房,又吻着她的粉项说。

芸芸把紧身上衣脱下,又将乳罩的前扣解开,一双豪乳便立时弹了出来。
琪琪又再搓揉着芸芸的豪乳,推起又放手,说:「看,哥哥,是不是很有弹性呢?」

我轻抚着裤裆,说:「真美啊,比那些网上女郎的美多了。」

芸芸弯下腰脱下我的裤子,抓着我的肉棒,替我打手枪。

琪琪蹲下去,把芸芸的迷你裙推至腰间又把内裤脱下,翻开她的肉缝舔着,我就伸手去搓揉芸芸那双吊钟般垂着的豪乳。

「哗……真的很弹手啊」

「臣哥哥,你的也很棒啊」芸芸说完,用手捧着自己的乳房夹着我的肉棒,替我乳交起来。

「啊……啊琪琪啊……你舔得我很爽啊……啊啊……继续……

继续啊……啊……噢……噢……不……不要停啊「

「小淫娃,待我让你更爽吧!」妹妹说完就走了开去。

「琪琪去哪啊?」

「我也不知啊!」说着,我把她抱起来。

芸芸抓着我的肉棒,对着自己的肉缝,我便慢慢的让她坐下来。

「噢噢……啊……啊……很……很棒啊……啊……啊……很……很长啊……啊……噢……噢……受……受不了……啊……噢……噢啊……太…太……太长了啊……啊……噢啊……臣哥…哥啊……先…停一下吧……啊……啊」

芸芸说完便和我吻起来。

我一面吻着她一面去搓弄她的乳房,她也开始轻轻的上下晃动着。

这时妹妹也回来了,原来她又是去了穿那「肉棒内裤」。

「你转头看看!」我在芸芸耳边低声道。

芸芸转头一看,反手按在屁眼上说:「噢……不要啊!」

琪琪扬了扬手说:「看,有这东西就不怕痛了!」她手中拿了一瓶婴儿油。
芸芸听她这么说,便轻声说:「你别那么大力啊!我……我可没试过玩后庭的。」

「那是处女地吗?芸芸!让我先来好吗?」我说。

「不!你的比那假的还粗啊!」芸芸说。

「我会轻轻的了,不会弄痛你的啊!」

「好吧!」芸芸说完,便转身狗趴着,我涂了些婴儿油上肉棒中,便从后插入她的屁眼。

「噢……噢……啊……太……太大了!啊……噢……裂……裂……开……裂开了啊……啊……噢……」

我听她这么说,便停下来,说:「怎样,很痛吗?才插了『头头』罢了!」
芸芸转头看着我说:「来……来吧!」

「噢……噢……啊……啊……裂……裂开了啊……整……整个人……也……也裂开了啊……啊……噢……噢……还……还没插完吗?」

我开始轻轻的抽插着。

「噢……啊……真……真紧啊……夹……夹得我很……很爽呢……啊」
「那我……我前面……很……很松……的吗?」

「噢……不是啊……那……那不同啊啊」说完我继续轻轻的抽插着。

操了一会,我看芸芸上身趴在地上,好像昏了似的,便把肉棒拔出来。转头一看,妹妹原来已经脱下了那内裤,躺在地上,握着那根假肉棒在操着自己。
妹妹看见我把肉棒从芸芸的屁眼拔出来,便抛开了那内裤,说:「哥哥……
来吧!「

我便趴在她身上,把肉棒插入她的肉缝中。

「噢……噢……啊……噢啊……啊……爽……爽啊……好爽啊……哥……哥哥……啊……你……你的太……太棒了啊……啊……噢……舒……舒服死了……啊……啊……噢……啊……对……对啊……再…再入些……再入些啊……噢……噢……啊」

「噢……噢……哥…哥……我……我不成了……啊……啊……噢……不……不成了啊……噢……噢……噢」

我把肉棒拔出来,走到芸芸身旁,将她反转,让她仰卧着,然后伏在她身上操着。我快速的操着,过了一会。

「啊……啊……啊啊……」芸芸渐渐醒过来了,她搂着我说:「噢……对……对了……啊……这……这样舒……舒服多了……啊……啊……很……很舒服啊……噢……噢……噢」

我将她搂着,然后站起,将她的身子上下抛动着,她的双乳也随着身子的抛动不断的撞在我胸口。那种感觉真爽啊!

这时琪琪又再穿上那内裤。走到芸芸身后,我便停下来让她把「肉棒」插入芸芸的屁眼中。

「噢……噢……啊……啊」

「怎样?痛吗?」琪琪问。

「不……不太痛……比……比起臣……哥哥……的……好多了」

我听她这么说,便又开始抽插着。

「啊……啊……噢…噢啊……爽……爽啊……啊……太……太爽了啊噢……真……真棒啊……啊……好……好舒服啊……噢……噢不成……不成了啊……啊……噢……噢……啊臣……哥哥……啊……我……我……不成了啊……啊我……我替你吹弄出来好吗?」

我把她放下来,琪琪也把她的「肉棒」拔出来。

我搓了芸芸的乳房一下,芸芸笑着说:「好吧!」说完便蹲下去,捧着双乳夹着我的肉棒,又不时伸出舌头去舔我的肉棒。弄了一会,我就将精液射在芸芸的脸上。

阿臣(3)

「哥哥,你今晚有空吗?我们去的士高啊!你去不去?」琪琪问。

「今晚不成啊,我要去做兼职啊!」说完我便去洗澡,然后便出门了。
我的兼职工作就是在一个私人的俱乐部中的泳池当救生员,这也可算是一份优差,不时有些美女穿着性感的泳衣,让人眼睛吃冰淇淋吃个饱啊。

今天泳池没甚么人,只有两个小孩在泳池旁玩,另外有一对老年夫妇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

我也乐得清闲,想着今天应该没甚么意外吧!

就在我清闲得差点睡着掉入水中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

一个身穿着比基尼泳装的长发美女独自走到泳池旁,将围绕着下身的毛巾脱下,纵身一跳,就跳入泳池中畅泳起来。泳池中只有一位泳客在游泳,当救生员的我,当然要特别注意一下有没有意外发生。

那比基尼女郎畅游了一会,突然好像有点抽筋的迹象,我当然立时纵身跳入水中,游向她。

游至她身旁,我一手搂着她,她立时紧紧的抓着我,我便立即「拖」她回到岸上。

我把她扶起让她躺在泳池旁,问:「小姐,你没有事吧?」

她喘着气说:「没……没事?谢谢你啊!」

「不用客气,我是救生员,这是份内事嘛!我扶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吧!」
「好啊,谢谢你!」

说着,我拿起了她的毛巾,便把她扶起,走进休息室。

到了休息室,「你先坐下憩息一会吧!」说着我拿了一杯热茶给她。

「对了,我叫阿琳啊!」

「我叫阿臣!」

「你是最近才来这里当救生员的吗?以前好像没看过你的。」

「对啊!我最近才开始在这里工作的,而且还是兼职的。」

「阿臣!……又在这里偷懒吗?」一听就知是我的同事阿光了。「哦……这位是……?」

「她是这里的会员,刚刚有点不适,我便扶她进来休息一下。」

「我还以为你不等我来替你就跑进来偷懒呢!」

我看了看手表,说:「到你看更了,你还不去,才是偷懒呢!」

阿光听我这么说,便快步走去更衣室换衣服。

「小姐,你好了些吗?」

「我叫阿琳啊!」

「阿琳,你好了些没有?」

「没甚么事了,你下班了吗?」

「对呀!」

「我就住在隔邻那座大厦,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好!没问题!」

「那我先去换衣服,你在大堂等我吧!」

我便坐在大堂中等她,很快她就出来了。

说是换衣服,其实只是穿上了一件恤衫,一颗褛扣也没扣上,只是在腰间绑着一个结,下身穿了一条超短热裤。

看她很轻盈的走过来,就知道她完全没事。不过反正我没甚么特别事要做,有美相伴,求之不得呢!

到了她的家中,她着我坐下,说要先去洗澡。

很快她便出来了,看见她身穿一件白色的t恤,内里是真空的,每走一步,一双乳房也随之左摇右摆,那件上衣只刚好盖过腰间,而她下身又只穿了内裤,看得我双眼发光。

她走到我面前来,然后跪下,双手托了一下双乳,说:「美不美啊?」
「美……美啊!」

阿琳双手在我的大腿上轻抚着说:「你救了我,我怎样报答你好呢?」
「不……不用了,那……那是应该的。」看到她这身打扮,我的肉棒早已在裤裆中硬硬的撑着。

她将手放在我的裤裆上轻搓着,说:「看它撑得多辛苦啊,我替你呵护一下它吧!」说完她就替我脱下裤子。

一看到我的肉棒,她好像大吃一惊,随即很高兴的把我的肉棒含着。

她一边吹弄,一边双手在轻搓着,吹弄了一会,她就抓着我的双手去搓弄她的乳房,跟着又再轻搓着我的肉棒。

我搓弄了一会,便把她的上衣脱下,她又替我脱光了衣服,最后,她背对着我,很诱惑的脱下了内裤,跟着她转身过来。

我看见她的阴部光秃秃的,心想很多美女也为了穿比基尼时好看时也会把毛毛剃光,也不以为然。

把衣服脱光后,我便躺在xx上,她也立时躺在我的身上,以69式的姿势替对方口交,这时我才发现她的阴部光得很平滑,很可能是天生的「白虎」。
「阿琳,你这里是天生光秃秃,还是你剃去的?」我边摸着她的阴道边问。
她把我的肉棒吐出来,说:「是天生的啊,你介意吗?」

「介意甚么?」

「很多人也不喜欢的啊!」

「是吗?我可不介意啊。滑滑的,无遮无掩,很好啊!」说完我便翻开她那厚厚的阴唇,轻轻的舔着。

「唔唔」她边替我口交,边唔唔的呻吟着。

很快地,她就流了很多的淫水出来。我拍了拍她的屁股,她便站起来,我也坐着,然后她便翻开自己的阴唇,对着我的肉棒坐下来。

才插入了一半,她就说:「好……好了……啊你的太长了啊……就……
就这样好吗?「说完她便轻轻的上下抛动着身子。

我抓着她的腰,待她坐下时,便用力向上挺。

「啊啊不……不要啊……啊……受……受不了……啊……啊……噢……噢……不要啊……噢……噢……痛……痛啊……啊……啊……噢」

看她这么淫荡,做爱还少吗?怎会受不了。愈听她说,我便愈用力向上挺。
「啊啊好……好人啊……好……好哥……哥啊……啊……我……我真……真的……受不了啊……啊……轻……轻点嘛……啊……啊……噢……噢……啊……插……插到……子…子宫了……啊……啊……痛……痛啊……啊……噢……啊噢……啊」

阿琳不断的挣扎着,又在大声呻吟。可是我双手牢牢的抓着她的腰,她哪能挣脱呢?

这样操了十多分钟后,她便搂着我不再挣扎,任由我用力的操着。我把她抱起,然后放在xx上,用男上女下传统的方式再继续奸淫她。

阿琳软软的躺着,任由我大力的奸淫着,口中无力的呻吟着:「啊啊噢……噢啊……不……不成了……啊不……啊停……停啊……噢……噢……啊……停……停啊……啊噢……噢……啊……饶……饶了……饶了我吧……好吗?……啊……啊……啊噢……噢……啊」

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再次把她抱起,然后走到xx背后,让她趴在xx背上,我就站着从后的继续操她。

这样比刚才插得更深,阿琳又再大声的呻吟起来:「噢……噢……要……要死了……啊……啊……噢噢……啊……停……停啊啊……不……不成了啊……受……受不了啊……啊啊……停……停一下……好吗?……啊……啊」

就在这时有人将大门打开了,我抬头一看,竟然是芸芸和琪琪。

阿琳一看,便叫道:「妹妹……啊……啊……救……救命啊……他……他要把我……操……操死了啊救……救命啊」

妹妹?芸芸竟是她的妹妹,哈哈,果然是两姐妹,都一样的淫荡。

「咦?阿臣!?」

「哥哥?」

「hello!」我笑着对她们打招呼,「你们不是说去的士高吗?」说完又继续操着阿琳。

「不去了,因为有更好的节目呢!」芸芸说。

「甚么?你们认识的……的吗?啊啊」

「对啊!他就是我跟你说把我操得死去活来的那个阿臣了。」芸芸笑着说。
「啊啊怎……怎样也好……好……好妹妹……再……再继续……我……我就要……要死了……死了啊……你……你替……替我一会吧!好……好吗?噢……噢……噢」

芸芸一边脱衣服一边笑着说:「好吧,可是不知臣哥愿不愿意放过你这淫娃呢!」说完她就趴在我身旁。

我看看阿琳真的不成了,便把肉棒拔出来,插进去芸芸的肉缝中。

「啊啊轻……轻点嘛,臣哥啊……你……你又不是不知自己的家伙多厉害啊」代姐被操,就要吃得苦「啊!」我边大力的操着边笑着说。「啊噢……噢……姐……姐姐啊……你……你先回房去吧……我我和琪琪约……约了同学……上…上来呢!他……他们……看……看见你这淫荡相,又要排队输着操你……我……我可没办法呢!」

阿琳一听,便走回自己的房中。

这时琪琪也脱光了衣服,跪在xx上,对着芸芸吻起来了。

[叮当叮当]

听到门铃声,琪琪便走去开门。

进来的是四个男孩,他们一进来,看见我已经在操着芸芸,便立即急不及待的脱衣服,有三个男孩便立即扑向琪琪,向她上下其手,恣意的摸着。

琪琪笑着说:「先别急嘛,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哥哥,阿臣!」然后向着我说:「他们是我的同学,阿东、阿南、阿北,还有那个阿中!」

那东、南、北,三个听到我是琪琪的哥哥,立时住手,面面相觑。

「你……你们三个也……也好胆……啊……我只是说了一句琪琪的坏话……啊…啊……噢……噢……就……就被他……他操得……死…死去活来啊!你……你们……竟…竟敢……对……对琪琪……动手……动……动脚……啊……噢……噢……啊你……你们定……定是」甲乙丁「了!」芸芸忍着笑的说。

「甚么?」

「欠」丙「啊!笨蛋!哈哈哈」芸芸说完大笑起来。

「很好笑吗……你才是欠」操「呢!」说着我把肉棒拔出来,插进芸芸的屁眼中。

「啊啊噢痛……痛啊臣……臣哥哥啊……啊……不……不要啊……痛……痛死了啊……啊」

琪琪坐在xx上说:「你们还不快来操我,就真的是欠」丙「了!」

「听听嘛……臣哥哥……是你妹子自己要人操她,她才是欠」操「呢!」
那三个男孩听到琪琪这么说,又看我没甚么反应,便走向琪琪,其中一个跪在地上,把头埋在琪琪的大腿间,舔着她的肉缝,另外两个就搓弄她的乳房,琪琪也一手抓着一根肉棒大力的搓弄。

另外那个本想走来前后夹攻芸芸的,握着自己的肉棒在打手枪。

我把芸芸的双腿托着,把她抱了起来,一边操着她的屁眼,一边走到那男孩面前:「你还等甚么,还不快插这欠」操「的小淫娃。」

那男孩听见我这么说,便立即把肉棒插入芸芸的肉缝中,快速的操着。
那边厢,琪琪狗趴着的被两个男孩一前一后的操着嘴巴和肉缝,其中一个男孩肉棒软软的垂着,可能被琪琪吹弄着的时候已经射精了,便坐在琪琪身旁,继续搓弄她的乳房。

「啊我……我要射了!啊」操着芸芸肉缝的那男孩说。

「我……我也要……要射了啊」我说。说完我便把芸芸放下来,和那男孩一起把精液射到她的嘴内。

芸芸把精液吞下后,便和那个男孩吻起来。

另外操着琪琪的那个男孩又走到芸芸身旁,加入战团。

我觉得很累,便坐在xx上看着她们。操着琪琪的男孩,好像很怕我似的,浑身不自然的,反而琪琪要很主动的「操」他们,看得芸芸和我笑个不停。
他们四个男孩,射完精后,也不休息,把肉棒插入琪琪或芸芸的嘴巴中,让她们吹硬了,又再去操她们。

过了个多小时,他们最少的那个也射了三次射,其中一个更连射了六次。射到琪琪和芸芸两人浑身是精,简直是「精」子缠身。

这时又有人回来了,开门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美妇人,一样也是挺着一双豪乳的,一看就知是芸芸的妈妈了。

果然,芸芸叫了一声:「妈妈!」

「啊好啊你们俩个小淫娃,也太独食了吧!一、二、三、四,五,五个大男孩上来也不叫我一起来,太可恶了吧!」

我看着她,比起阿琳成熟多了,因为她穿的是紧身长裙,虽然隔着衣服,但也看出身材也保持得好得不得了,抓着肉棒开始打起手枪来。

她也看到我在做甚么,瞄了我一眼,看着那四个正在穿着衣服的男孩子说:「干嘛,操完我的女儿就这么想走了吗?」

那四个男孩刚刚射了那么多次,就算他们的少女青春偶像在他们面前脱光也很难勃起了,四个又再面面相觑。

「妈妈,你放过他们吧,他们没两下子就射了,多多也不能满足你呢!」
「对啊我哥哥就不同了,阿琳姐姐刚才被他操完,现在还在休息呢!」
芸芸的妈妈看了看我,突然眼睛发光似的,一边脱掉长裙一边走来我面前。
她走到我面前,反手脱掉乳罩,说:「我的双乳,美不美啊?」

「美,美极了啊!伯母!」我衷心的赞道。

「啊唷叫我媚姨好了!看这家伙真不是说笑呢!但不知耐力如何啊!」
她双手轻搓着我的肉棒说。

「臣哥哥!不用客气啊!给点颜色我妈妈看看吧!」

我把媚姨扶起,然后脱掉她的内裤,叫她躺在饭桌上。我把她的双腿搁在肩上,对准她的肉缝,一下子就插进去了,然后一下一下大力的抽插着。

「啊啊噢……噢……噢……好……好啊……啊……好啊……对……对啊……再……再大力……大力些吧……啊……啊噢……啊……插……插入点吧……啊……啊……媚…媚姨……很久没……没……试……试过……这……这滋……滋味了啊……啊……芸芸……芸芸的的爸爸……也……也没……这……这么长呢……啊……啊……对……对吧?芸……芸芸啊……啊……噢」

「哼!谁在说我的坏话?」大门打开,有一个中年男子走进来。

「啊爸爸……你也听见了?妈妈在说你呢!」

「当然听见啊!说我的不够长?哼,待会不要求饶啊!」他一边脱衣服一边说。

我听他这么说,便把肉棒拔出来,站开两步,让他上。

「咦?真的蛮长啊!」他走到我身旁小声的说:「一个还真搞不定她呢!」
「怎么样?还要商量战略吗?快来啊!」

芸芸的爸爸把肉棒插入媚姨的肉缝中,然后把她抱起来,示意我操媚姨的屁眼。

「死鬼,阿臣的肉棒还乾乾的,又粗又长,一来就叫他操我的屁眼。哼!可是我才不怕呢!啊」

媚姨虽说不怕,可是待我插进去,她也惨叫了一声。

「对了,就是这样,再大力些吧!」芸芸的爸爸对我说,他自己也再加重了力道的抽插着。

「媚姨真的了不起呢!还真挺得着啊!要是我这么乾插进去,早昏了啊!」
「你知道我妈的屁眼有多少人操过吗?怎会不成呢!」

我和芸芸的爸爸努力的「战斗」着,琪琪和芸芸则搂着一团,舒舒服服的看着我们的战斗,还在旁指指点点着,可惜分身乏术,不然也不能让她们这么轻松自在。

「唔……唔……爽…爽啊……好……好啊……再……再大力些吧……啊……啊……噢……噢啊……唔……啊」

芸芸的爸爸听到媚姨这么说,反而把肉棒拔出来,说:「要我的肉棒吗?」
「要……要啊……好老……老公……啊……快……快些插……插进来啊!」
「我要尝尝你的嘴巴啊!」

媚姨听到他这么说,便弯下腰去替他口交。

我把肉棒拔出来,媚姨立即吐出肉棒说:「啊不……不要拔出来啊……快……快插进去啊噢……噢……阿……阿臣……啊……你……你真好啊啊……好……好啊……插……插得我很……很爽呢!」

我抓着媚姨的腰,继续从后的操着。操了十多分钟,我便和芸芸的爸爸掉换了位置,我操着媚姨的嘴巴,他就把肉棒插入媚姨的屁眼,还大力的抓弄着她的乳房。

媚姨的嘴巴被我的肉棒塞得满满的,后庭又给老公操得淫水四溅,看得琪琪和芸芸俩个也开始动起手来,互相的舔着对方的肉缝。

再操了一会,我就肉棒拔出来,示意媚姨站着,再一次的前后夹攻。

「噢……噢……啊……啊爽……爽啊……噢……很……很……久没……没这……这么……爽……爽过了!啊……啊……啊……好……好棒啊……好……好舒……舒服啊……啊……噢……噢好……好啊……噢啊……噢……噢好…好了……啊……啊……要……要丢…丢了啊……啊……噢噢」

我们听得她这么说,更加大力的操着。

「啊噢好……好……好了……啊……你……你们很……很棒啊……噢……我……我不成了……啊……噢……噢」

媚姨不断的呻吟,我再操了一会,便把精液射在媚衣的身上,隔了不久,芸芸的爸爸也射了。

「怎……怎样……爽死了吧!」芸芸的爸爸喘着气的说。

「还……还不是两个一起上才……才成啊!」

我没有理会他们俩个,这躺真的累极了,便坐在xx上休息,琪琪和芸芸两个也早已走了开去。

这时她们俩个从厨房中走出来,双手捧满食物,说:「肚子饿了吧,快来吃东西吧!」

说起上来,真的也很肚子饿啊。这时阿琳也走了出来,我们五人便光着身子来一个天体美食大会。

【全文完】

上一篇:【校园】【大学生嫖妓】【完】 下一篇:【人妻】我的家教经历1-5全